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dongxiaohedai的博客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梦里花落知多少  

2012-02-19 12:14:28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       记得那时年纪小,我爱谈天你爱笑。有天坐在榕树下,不知不觉睡着了。梦里花落知多少?

        你14岁那年,我认识了你 。我高你一级,大你两岁,但我们受教于同一个语文老师。他总是在我们各自的班级交换读我们的作文作为范例。这使得做师兄的我总是觉得要在老师那好好表现,心里总暗暗较劲。记得老师有很多文学书,只对我们开放。借书,还书,在老师家吃饭。书里有精彩的文字,便夹了纸条告诉彼此。那年《语文报》登了篇小说《柳眉儿落了》,写的是初恋,我拿给你看,你在纸条里写:可恶,可恶,......后来反应早恋的作品很多了,如《早安,朋友》,《早恋》等,那些小说,我们其实都读。但你和我讨论阿城的,梁小声的书,就是不许我说那些早恋小说。那年元旦,你送我的贺卡是你自己做的,上面那首诗歌很励志,但内容我不记得了。

       你15岁那年,我们在学校成立了“沙枣花”文学社,大家写稿,刻蜡纸,自己印刷,装订。那时候我住校,周末总看着那路口,看你远远的走来。每当这时,我就急忙迎你走去,但却总是说我是出买东西,偶然遇见你。你喜欢拉个伴,你那个伴现在是个优秀的语文老师。前几年遇见,她说,她那时候傻傻的当灯泡,自己都不知道。......有次,你把装好的刊物送来,问我这期哪篇文字好。我指第一页下角,那是编辑名单。你疑惑不解,我哈哈一笑,告诉你,有你和我的名字在一起,便是最好。不料你转身便走,关门的声音好大。那年你生日,我送你那种塑料皮封面的笔记本,里面用了几句诗:你一会看我,你一会看云。我觉得你看云时很近,看我时很远。

       你16岁那年,我们都疯狂的读琼瑶,读金庸。那些书被24小时的留转,半夜还有人在窗外等人读完递出来。疯狂的读书,疯狂的写少年不知愁滋味的文字。有次你气得脸红红的找我,说有男生写信给你。我去约那男生谈话,让他好好学习,别干扰你。呵呵,年轻真好!那年开学,你把我写的诗抄了厚厚一本,还画了插图。那纸很白,字好干净。

        你17岁那年,和我断交。后来问你,你竟然也不知道什么原因。那年我写了好多颓废的文字,还在你家窗外拉着人弹吉他。你后来说,你和你妹妹那时如临大敌。那年你把我们写的字条和信都装在一个袋子里,还给我。我把陆游的《钗头凤》抄了给你。

        你18岁那年,我遇到人生一大变局。新的语文老师在全校到处讲,我是大毒草。逆反的你和我第一次去了我们那里最有名的,叫后沙滩的地方。说那有名,是因为那是恋人们去的地方。第一次我拉了你的手,那年你和我第一次共同度过了我的生日。那年我们进了同一所大学。

       你19岁那年,在宿舍病了,我用小电炉熬小米粥给你送去。那次地震,我们一起坐在操场,看星星。你告诉你的姐妹,我是你哥们,不是男朋友。周末我会骑自行车送你去带家教,然后去纬四路吃刀削面。那年我和一个杭州的女孩子开始了很长的书信恋,我给你讲我和她的爱情。有次你告诉我物理系有个高高大大的男孩子在追你,后来我在学校的舞会遇到他在追别的女生,我带了两个人,把他堵在操场,告诉他,要不好好喜欢你,要不远远离开你,否则,就痛扁他。这事情一直没有告诉你。那年的卡片上写着,人似秋鸿来有信,事如春梦了无痕。

       你21岁那年,带你的军人男朋友来我宿舍。你睡床,我睡桌子,他睡凳子。他不明白你为什么和他谈恋爱,还拉我在一起。你告诉他,我是你哥们。那年我们一起挤公交看夜场电影,你靠着我睡着了,我的肩膀好酸。那年七月,我们离开校园,从此,渐行渐远渐无书,水阔鱼沉何处问。......

       你32岁那年,我再次遇见你,你已经留学回来,有个让很多人羡慕的工作和职务,还有个很高很帅的儿子,且已离婚。你经常喝的大醉。我做你的司机,拉着你醒酒,兜风。遇到你的朋友,你告诉他们,我们是无性别的哥们。有次你一个人开车去了我们原来住的小镇,你告诉我物是人非,只有那后沙滩还是那样荒凉。之后你的每个生日我们都约一群朋友,大喝一场,无醉不归。从那年开始,我会收到你节日的短信。

       你37岁那年的情人节,我们一起吃饭。没有玫瑰,没有巧克力。到处都是拿着花的情侣。你告诉我,你准备要结婚了,对方是个好男人。整个吃饭的时间,我一直在给你说怎么样看一个男人,是不是好男人。最后你淡淡地对我说,一个40岁的男人,别漂了。在地下停车场,我们开车离开。你走南,我走北。外面的阳光很好,只是风还是那么冷,音乐广播在放陈奕迅的《十年》。可是我与你,不是十年,是二十六年了。

         那年,你37岁。我大你两岁。在同一个城市。时间就此定格,似乎再不曾往前走了。

         我想起那首诗。你一会看我,一会看云。我觉得你看我时很远,看云时很近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366)| 评论(8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